网站名称:大连大学博物馆
电话:(0411)87403755
QQ:87403755
邮箱:87403755@qq.com
网址:www.dldxbwg.com
地址:中国大连大学

  东北网哈尔滨11月24日电 哈尔滨市文联近日推出《名人眼中的哈尔滨》(分为散文卷与诗歌卷)。集中地展示当代名人眼中的哈尔滨,讴歌奋进与腾飞中的哈尔滨,让全国乃至全世界朋友从全新的视角走进哈尔滨,更加全面地了解哈尔滨。

  在此,我们选编了部分全国著名作家、诗人、艺术家的作品,他们以个人在哈尔滨的亲身经历,慷慨书怀。描绘了这座北方历史文化名城的百年巨变,风土人情,人文情韵,历史钩沉,城市风貌,藉以展示几代人的情怀与经历,思索与希冀,光荣与梦想……——编者

  刘恪:男,湖南岳阳人。1980年湖南师大毕业,1990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北大中文系副教授,现任中国矿业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在想象中,哈尔滨应该是一个水边的城市,因而隽秀与灵气是不可少的。1997年地质矿产部文联在哈尔滨召开地质系统的摄影家笔会,我第一次目睹了它的风采。

  第一个印象是她与内地城市确实不同,仔细寻找不同时,又不能准确说出。如果说她有欧亚风格特色的建筑,或者说她有俄罗斯边城味道,城市严整而干净,这都只是哈尔滨的皮毛。步行街的欧式建筑让人仰着脖子瞧半天,顺着炽热的阳光从拱顶或翼角落下来,想半天还只是异族的风格,那是一种物质文化的表象,人们在步行街悠闲地挪动,没有车辆的喧哗与人群的急速穿行。于是,我想出了一个词:从容。从容、大度是这个城市的特点。从容说的是舒缓,大度说的是兼容,建筑扩大的空间是视觉,但日久凝固成人们的心理结构。这是我后来到了布拉戈维申斯克后,观看了他们的建筑和人群以后,反思哈尔滨那固定的印象。比较俄罗斯,哈尔滨缺少的是特色独具的大教堂,多了一些扛大包小包的做边城贸易的人群。

  第二个印象是城市外围的太阳岛。那么阔大的地方,如果变成一个天然的北方动植物园该多好,可惜人工的痕迹多了一些。我记得从五大连池去黑河的间歇地带,有许多北方特色的植物,芊郁而连绵不绝,灌木都是三米多高,比南方的灌木显得高剽修长,间或桦树、杨树,还有茂盛的水草环护的沟渠,那野生的植物绿色不是那么灿烂,而显存实,存在一种深厚充盈的力量。太阳岛植物和草木太光鲜,是人工的痕迹,没有那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应该在太阳岛多一些各色乔木,草种也应该复杂一些,草、灌木、乔木综合起来才有自然的植物天地。我以为太阳岛应该是北方、远东地区独一无二的植物园才对。设法把各种植物的采集全让它融合,杂树生花,锦草芊延。如果它成为了北方大地的毛发,你只要惊动一根草木便能知道,一条黑龙江牵引的人群,他们心里的内部结构一定也存有无尽绿色的长廊。

  哈尔滨肯定是一个冰城,有的是那种洁白晶莹、玲珑剔透。一年一度的冰雪节我没赶上,我的遗憾并不大。因为那还是人工斧凿的东西,不如在东北老林的雪地里跋涉。最喜欢让白色盖严实了,偶尔的栏栅,偶尔的屋角能泌出一线炊烟,蓝色的,如线摇曳,散成白雪中蓝色的雾,柴垛如果是南方的谷仓,吆喝一声马车无喧,长鞭一甩,惊动天空中的风雪,俄罗斯贵妇人,关东醉汉在北方的乡村对话。果然有这浓郁的乡村,我想它在哈尔滨大都市中的某区,那去北方旅游的南方人个个都会争先恐后地体会雪中情怀。

  荣广润上海戏剧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1984年1985年在英国伯明翰大学莎士比亚学院戏剧系留学进修。1994年1995年由美国亚洲文化协会资助在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与林肯艺术中心从事中西方戏剧比较研究。长期从事戏剧理论、西方现代戏剧、中西戏剧比较研究与教学。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西方音乐剧的两大奇才》获1996年华东田汉戏剧奖论文二等奖。

  我来哈尔滨最早的一年是1974年,最近的一次是2002年初春的时候,对哈尔滨还算有一点点的了解。

  两次去哈尔滨都是夏天,我觉得哈尔滨的夏天是最好的季节。哈尔滨很漂亮,这是我的第一感觉,加上它受俄罗斯文化的影响,也受黑土地文化的影响,整个城市看上去有一种很雄浑、开阔、厚实的感觉。我去太阳岛时经过松花江,看到江边人们那种野钓、游泳、野餐的情景,感觉到这座城市的特点还是比较明显的。

  在文化方面,像哈尔滨话剧院、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等等我都了解一些。但我了解最深的还是话剧方面。哈尔滨话剧院在当年,在全国来说都是非常有实力的剧院之一。因为当时东北本身的话剧力量很强,也出了很多的好作品。尤其在东北这些作者的作品中,能看到东北人特有的、很粗犷、很炽烈的情感,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这些在全国的戏剧界来说都是非常有影响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也是哈尔滨人的一个重要节日,整个城市里充满了跳动的音乐,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剧院音乐厅,都会看到爱乐人脸上那种幸福的表情,这些让我很感动。

  在建筑上,我非常喜欢原来江边的那些小木屋,还有一些大型的建筑,让人有一种非常舒适,也很浪漫的感觉。其实,哈尔滨在建筑上也受了日本建筑的影响,但还是受俄罗斯文化影响最深,许多欧式建筑在这座城市里融合得非常好。现在,哈尔滨的建筑风格又起了一些新变化,新的一些建筑拔地而起,这些新建筑让这座城市的形象更丰富、丰满了,也更加有一种历史与现代的纵深感,是一种大都市的气派。

  我觉得一个城市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哈尔滨这座城市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特色是非常重要的。我个人觉得,哈尔滨有两个特色要结合好,一个是黑土本身具有这种厚重、沉稳,这在整个文化氛围里都有。如果一味地追求精致、小巧,我觉得这就不是哈尔滨这座城市该具有的特色了。另外一个特色是,哈尔滨同俄罗斯接壤,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受俄罗斯文化的影响比较深,我觉得这种特色还应该保留。如何把北国的这种扎实、厚重和俄罗斯那种沉稳的东西结合起来,我觉得很重要。一座城市,无论建筑也好,文化也好,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这样哈尔滨才不会被其它的北方城市所替代。

  谈歌,男,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工人、车间主任、机关干部、报社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去过哈尔滨,前后两次。一次是文革中,一次是1985年,都是出差,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一脑袋工作,无心留意风景,只记得了哈尔滨的啤酒,甘冽、爽心。

  哈尔滨有几个朋友,大概此生是忘不了了。

  先说《小说林》的编辑陈明(当年是编辑,现在已是副主编了)。八十年代,我在《小说林》发过几篇小说,陈明是我的责编,常与其书信来往,称兄道弟,很是亲密。后来知道陈明是一个漂亮的女性,才尴尬起来。九十年代也在《小说林》发过几篇稿子,陈明仍然是我的责编,只是为当年她在书信中不表明身份,至今有些不快,用东北人的话说———这不是调理人吗?

  还有一个好朋友———作家阿成。此君是哈尔滨的名人,也是全国的名人。开过几次会就熟了,就朋友了。我喜欢跟阿成斗嘴,言来语去,机锋显见,是一大快事。有一次在北京开会,几人传一言,传闻阿成呼噜如雷,令两位朋友心惧。我只好舍身伺虎,足足与阿成神侃了一夜,我不知他第二天如何感受,反正我是晃晃悠悠,开会也打不起精神了。这也算我此生“害人害己”一例吧。

  再一个朋友,是文学圈子外的,姓刘,名建设,与我同年,是我参加工作时的工友。1981年调到哈尔滨,我第二次去哈尔滨也是他出来招待我的。那时还不兴用公款吃喝,是他自掏腰包。此君善饮啤酒,据他讲能喝一箱。他不是哈尔滨人,他妻子是哈尔滨人。他是随妻子调回去的。可惜,正是能喝的年纪,他却出车祸去世了。时在1993年,刚刚39岁,悲夫!

  哈尔滨还有两个刊物《北方文学》和《章回小说》,我都发过稿子,许多编辑朋友,由此结识。

  说到这,对哈尔滨又心驰神往起来。我想,在我还能喝酒的年纪里,一定会再去一次哈尔滨的。

  董健,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戏剧影视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剧协理事,中国话剧研究会副会长。

  我没去哈尔滨之前,就对她有一些印象,因为我是学俄文出身的,后来又到莫斯科大学留学一年。那时候,哈尔滨就有“东方莫斯科”之称,受俄罗斯文化影响比较深。

  我那时住在一个俄国人的别墅里。50年代学俄语时,哈尔滨外语学院是全国俄文最好的。

  1978年夏天,我们在太阳岛上住了二十天,那时候是编教材《当代文学史》,每天早晨起来散步,空气非常新鲜,鲜花非常多,也会脱下鞋到水里走一走,感受一下,还有松花江里的鳊花鱼,特别嫩,非常鲜。

  哈尔滨是座非常美丽的城市,一些俄式建筑、西方建筑,像教堂之类的,跟南京、无锡这些城市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当时,我们还谈了一个观点,希望能保护好这些好建筑。因为建筑也有生态,不要破坏它的那种自然之美。

  到了80年代,有一部电视剧,叫《夜幕下的哈尔滨》。我当时看完了,也让我对哈尔滨印象更深刻些。

  我还有一些朋友在哈尔滨,像哈尔滨师范大学的朋友,但他们大部分已经退休了。

  中央大街是比较大的街,很有气派。

  哈尔滨的饮食我特别吃的惯,因为我是山东人。在哈尔滨当时吃的大粥,咸菜非常好吃。

  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哈尔滨的冰雕很美。

  陈辽,著名文艺理论评论家。

  我是1982年去的哈尔滨,那是在哈尔滨的太阳岛开一个有关文艺理论方面的研讨会。这一算起来,也是20年前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的哈尔滨,在建筑上既有俄罗斯风格的,也有中国风格的。因为哈尔滨受俄罗斯和其它外国文化的影响,就使得这座城市本身很开放,能够以一种宽容的态度来接受外来文化,来对待外来文化。

  在哈尔滨呆的那一段时间里,我的印象里,哈尔滨是一座很平和、平静的城市。这座城市里的人也都很悠然、从容,不似其它的一些城市充斥着喧嚷和拥挤。我很怀念那种散淡的氛围。

  不知道哈尔滨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可总是能从电视上看到一些关于哈尔滨的报道,像冰灯、冰雪大世界、雪雕等等。哈尔滨是越来越美了。我希望哈尔滨能保持住自己城市本身的那种特色,在建设这座城市的同时,留住那些让人怀念的特质。

  毕飞宇,男,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现在《雨花》杂志任职,主要作品有小说集《祖宗》、《慌乱的指头》《青衣》等。

  我没去过哈尔滨。但哈尔滨这座城市一直非常生动地在我的想象里面。跟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在我的印象里,哈尔滨是和白色、大雪联系在一起的,它就像一只白色的狐狸一样,穿梭在风雪之中。很神秘。

  因为我和哈尔滨的阿成、迟子建很熟悉,所以对哈尔滨的感性认识又多了一些。通过阿成的笔下,看到哈尔滨那些街头巷尾的小酒馆,我能感受到哈尔滨人的睿智、旷达、苦中作乐。从迟子建的作品中,我又可以看见哈尔滨人那种内心安宁、优美和才华的横溢。我非常渴望到哈尔滨去一次,见见老朋友,去听听二人转,坐在阿成曾坐过的小酒馆里,喝点酒,看看欧洲风格的建筑,好好吃一顿红肠。说起红肠,我有一个朋友曾给我带回一小截,这东西把我的馋瘾勾起来,但始终都没有很过瘾地吃一次。那个味道真是太棒了。

  天使一般的哈尔滨,她比较我们南方来讲,受到污染的可能相对会少一些。我特别渴望在现在这个如此疯狂的大兴土木的年代,不要忘记我们真正的衣食父母———环境。在挣钱的时候,不要忘记哈尔滨的空气,哈尔滨的水,哈尔滨的土,哈尔滨的植物。

  黄蓓佳,现居南京,著名作家。

  我第一次去哈尔滨大概是1997年夏天的时候。那次是路过哈尔滨,去俄罗斯的海参崴。第二次是1997年底的时候,是冬天。夏天去的那次,对哈尔滨印象已经十分模糊了,可对哈尔滨冬天的印象却非常深刻。

  哈尔滨好多小店里的那种具有北方特色的凉拌菜,非常好吃。在吃的方面,又看得出哈尔滨人非常实在,非常热情,每样菜都是挺大的一盘子,挺大的一锅子,非常豪爽的样子。就为这,我也觉得我非常喜欢哈尔滨这座城市。

  冬天的时候,我住在中央大街上的马迭尔宾馆。那条街是哈尔滨最有特色的街道了,富有异国情调,感觉非常好。又在华梅西餐厅里吃了俄式西餐。我个人觉得华梅的西餐比那次去海参崴吃得要好得多。

  圣·索菲亚大教堂、雪雕、冰灯、亚布力滑雪场,都是哈尔滨的特色了。哈尔滨这座城市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冷,是那种彻骨的寒冷。记得当时我们坐在缆车上,风从身边吹过,整个人像一张薄纸一样瑟瑟发抖,那种感觉是活着还不如死掉算了。哈尔滨的冷,就是这么让人印象深刻。

  哈尔滨的女孩子也非常吸引人、让人难忘的,无论是她们的长相还是身材,都让人觉得有一种域外风情,个个都神采飞扬的样子,而且每个女孩子都很会打扮自己。

  哈尔滨之行,我整体的感觉是非常好的。如果有机会,我想我还会再去的。

  叶长海,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

  从小对哈尔滨就很感兴趣,哈尔滨冬天的冰雕、冰灯、雪雕,很早就是闻名于世的。也想夏天去看看,因为那时会很凉快嘛。可哈尔滨又很远,没有什么机会去,自己也是很大年龄的时候才到哈尔滨去的。

  想到哈尔滨,就会联想到大兴安岭、俄罗斯文化等等。

  哈尔滨这座城市本身还是比较现代的。东、西方的许多文化对这座城市的影响非常大。城市里许多建筑、街道,都非常有特色。黑龙江又有很多特殊的文化,像东北的二人转、龙江剧等等,都非常活跃。在全国来说,哈尔滨话剧算是一个点,是不可能不被提到的,哈尔滨话剧院在以前,是非常有名气的。现在是因为客观的原因有些衰败了。

  作为一个南方人,一提到东北汉子,就会不由得有心里想象与比较。北方人的那种豪爽,同我们江南水乡的男人相比,就有很大的不同。哈尔滨这座城市又是一个具有相当文化水准的城市,人的知识结构、文化素养都还是比较高的,我觉得哈尔滨在东北来说,文化素养是比较高的。日本、韩国、俄国的文化在哈尔滨都有体现。

  叶文福遥拜哈尔滨

  天似穹庐笼四野,一江碧水唱松花。

  枕边醉挽波心月,梦里斜牵雨后霞。

  佳丽三千倚岸柳,情人几对隐篱笆。

  教堂钟响滨城净,晓雾朦胧漫浣纱。

  叶文福,字楚玉,湖北蒲圻(今赤壁市)人。1944年农历初二生于汀泗桥蒲圻岸。1963年毕业于蒲圻师范,1964年12月应征入伍,在艰苦的军旅生活中开始写诗。1969年发表处女作。1978年出版诗集《山峦》。1979年发表《将军不能这样做》,引起普遍关注。短诗《祖国呵,我要燃烧》、《夙愿》获全国新诗奖。先后出版诗集《雄性的太阳》、《天鹅之死》、《苦恋与墓碑》、《牛号》等。其中《雄性的太阳》获第三届全国新诗集奖。诗作被翻译成英、法、日、俄等多种文字。

  张同吾江畔即景哈尔滨乃生身之地,世纪之交得以重游,新景如诗如画,赋此七律感怀。

  秋水泱泱涌碧波,云掩星辰唱情歌。

  大雪无痕随风去,岁月有缘任评说。

  十里长堤连天宇,千般娇女舞婆娑。

  静夜悠悠人陶醉,一曲郊外莫斯科。

  张同吾,中国作家协会研究员,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秘书长,生于哈尔滨,长于北京,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多年在中文系执教。1983年调入中国作协任理事,从事诗歌宏观研究。

作者:amdin    更新时间:2018-05-16 03:43
Copyright © 2004-2017 大连大学博物馆 www.dldxbwg.com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8628号-1

Email:87403755@qq.com 联系电话:(0411)87403755 地址:中国大连大学 Power by 站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