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名称:大连大学博物馆
电话:(0411)87403755
QQ:87403755
邮箱:87403755@qq.com
网址:www.dldxbwg.com
地址:中国大连大学
 艺术科学讲 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包括文学、书法、绘画、摄影、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电影、曲艺、电子游戏(第九艺术)等。艺术是语言重要补充方法,就像讲话中我们会用大声代表生气,用笑声代表开心,用手舞足蹈代表焦急或者其他的心情来传递给对方。所以,每件艺术品都应该有他独特的诉求,这种诉求就是艺术的生命力。

艺术与科学是不同的。艺术中心问题首先是人、人的感受、情感、愿望和理想。科学的中心问题则主要是自然世界,科学也研究人自身,但在科学中,尤其在自然科学中,人主要作为一种自然而进入科学的视野。艺术和科学都要揭示世界的奥秘:艺术要揭示的是人的心灵方面的奥秘,科学揭示的是自然方面的奥秘。艺术与科学都追求真与美,但艺术追求的真主要是人的情感的真,科学则追求客观世界的规律的真;科学在必须选择时,它选择真而“牺牲”美,艺术则在真与美二者中永不作单一的选择,艺术要求真、善、美的统一。
但是艺术与科学又有着密切的联系和相互促进的关系。艺术文化与科学文化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无法绝然分割的。诺贝尔得主李政道在最近的一次“科学与艺术研讨会”上曾介绍20世纪50年代美国和前苏联进行空间技术的竞赛,结果前苏联于1957年11月把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送上天。美国自认为是20世纪科学技术第一大国,这一下举国感到耻辱,开始进行反省。10年后,一些教育家提出了这样的观点:美国的科学教育是先进的,但艺术教育落后。也即两国科技人员不同素养导致了美国空间技术的落后。俄国人说,他们仅仅贡献出一个列夫.托尔斯泰(1828-1910),19世纪的俄国人就无愧于世界,更何况他们还有普希金(1977-1837)、屠格涅夫(1818-1881)、契科夫(1860-1904)等。此外还有那么多的画家和音乐家。李政道提出:
“我想,现在大家可以相信科学与艺术是不可分割的。她们的关系是情感和智慧的二元性密切关联的。伟大的艺术的美学鉴赏和伟大的科学观念的理解都需要智慧。但是随后的感受升华与情感又是分不开的。没有情感的因素,我们的智慧能够开创新的道路吗?没有智慧,情感能够达到完美的成果吗?它们很可能是的确不可分的。如果是这样,艺术和科学事实上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它们源于人类活动的最高部分,都追求着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义。”
诺贝尔医学生理奖得主罗杰.斯佩里(1913-1994)的研究表明:人的右脑是“感性脑”,左脑是“理性脑”。右脑主要具有想象、创意、灵感、速记和计算等功能。是激发创造力的主要载体。又称为“艺术脑”。左脑善于做技术类、抽象的工作。又称为“知性脑”。现代科学的思维方法主要是辩证的思维方法,即运用归纳和演绎、分析和综合、抽象与具体等方法。艺术教育有助于开发右脑,提高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一项科学理论研究的完成,首先要利用形象思维来观察、感觉、想象;然后再借助逻辑思维去判断、概括、推理;最后在概念上才能构成一个理论体系,并达到其理论的系统性和逻辑性。
艺术对于科学,如同葫芦蔓上的叶子对于葫芦,如果没有多少叶子,只能长出干瘪的葫芦,或难以结出葫芦来。不能为了收获葫芦,而不重视叶子的培育。只有在枝繁叶茂的状况下,才会结出累累硕果来。
钱学森(1911-2009)是我国杰出的科学家、航天科学的奠基人之一。在一次温家宝总理与钱学森的会谈中,钱老说:“一个有科学创新能力的人不但要有科学知识,还要有文化艺术修养。没有这些是不行的。小时候,我父亲就是这样对我进行教育和培养的,他让我学理科,同时又送我去学绘画和音乐。就是把科学和文化艺术结合起来。我觉得艺术上的修养对我后来的科学工作很重要,它开拓科学创新思维。现在,我要宣传这个观点。”
良好的人文艺术修养还有助于培养健康的情感和良好的道德风尚,提高对美的感受力、鉴赏力、表现力和创造力,开阔视野,拓展思维,使其身心获得全面、和谐的发展。
深怀中国情结的诺贝尔奖得主美国谢尔登·格拉肖(1932-)院士2008年4月访问中国时,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进行了演讲。这位物理学家热爱文学,了解音乐,喜欢读英国著名作家简·奥斯汀的小说。
格拉肖博士在本科阶段学习研究生的数学和物理课程,把文科学习的时间减到最少。到了读研究生的时候,他意识到,一个文明人应该具备一定的文学、历史知识,便又反过来学习文学。他还花费一定的时间专门学习中国音乐。这种学习让他感觉终身受益。
格拉肖博士介绍,美国的教育体系与大多数国家不相同:美国的高中不分科,大学也不太分科。对美国大学生而言,必须学习哲学和历史。一个典型的情况是:美国大学生一半时间是学习专业,另外一半时间学习与本专业无关的学科——艺术文化。
“我认为美国的这种体制很好。”格拉肖博士说:“对中国来说,不需要过早的分科,这很重要。工科的学生不能只懂工科,却不懂本国的历史文化。”
总而言之,艺术对于科学不是可有可无的,可被忽视的。相反,却是对科学有着深远的影响。那种“势利”的做法,违背了自然规律,最终只会受到自然的惩罚。


Copyright © 2004-2017 大连大学博物馆 www.dldxbwg.com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8628号-1

Email:87403755@qq.com 联系电话:(0411)87403755 地址:中国大连大学 Power by 站长吧